我就是大德鲁伊第一百四十三章似乎听到了不

2020-01-22 02:06:09 来源: 莆田信息港

我就是大德鲁伊 第一百四十三章 似乎听到了不得了的消息

雄鹰喝水很有意思,先是低下身子在水里面用力的啄几口,然后抬起头伸直了脖子,一股脑的都倒入口中。

突然一只大手拍在背后的翅膀上。

“兄呆,喝水。”

噗,剩余的水都喷了出来。

那雄鹰转头看着一只比自己不知道大上多少倍的鸟类?头上还长着角。

这到底什么怪物!

王楚看着它眼睛瞪得老大,有些害怕的样子,看它这表现应该不是某人的唤兽吧,否则不会这么胆小多半是宠物之类的东西。

“别害怕,我只是有些事情想问你。”王楚说道。

周围也有路过的士兵,好奇的向这边看过来一只从未见过的野兽出现,这个高的个子都快比两个人了,立马从背后掏出武器来。

“等一下,也许是客人们的唤兽呢。”另外一位士兵按住了对方抬起来的手。

两人望着那高大的鸟类野兽手正放在一只站在水池边的雄鹰翅膀上,发出一阵‘咕咕咕’的声音。

王楚感觉到手掌传来的颤抖。

不至于吧,自己有这么恐怖么?手才摸到对方背上就抖成这样,说实话自己还从未见过天空中的猎食者鹰害怕发抖的样子,可是这样子怎么好好说话嘛。

顺着对方的羽毛慢慢的滑下去。

安抚动物:做为德鲁伊玩家,王楚一直认为没什么用的几个技能,除了畏缩之外就是安抚了,以前在游戏里几乎很少使用,这个技能在自己的技能池里也快有大半年了吧,从来没找机会用到过。

今天真好碰上了……

安抚动物:安抚目标野兽,降低其攻击范围,这个技能可以让你避免和一个野兽的战斗。

看这强硬技能解说,避免战斗最简单的就是使用休眠法术,而目前遇到最直接的就是将对方干掉,因此一直没机会用上这个法术。

居然还有效,感觉到手上雄鹰正逐渐的平静下来,而且开始敢回头看着自己了。

“这就对了嘛,我就问你一些问题,也不为难你。”简单明了的说着,对于动物的交流越简单越好,它们都会本能的将情绪表现出来,生气或者高兴。

“你想要问什么?”情绪似乎平静了说话的声音也没有颤抖。

“你是住在这里的吗?”王楚问。

那雄鹰扭了扭白羽毛的脖子。

“我之前并不是住在这里,是从外面过来的……因为这里的人都会给我吃的。”

沙漠之国将鹰列为守护神,会给野生的鹰食物也很正常。

“那你有见过一个头戴王冠的人类吗,年纪比较大。”

“什么是王冠。”

呃……对呀,对方是动物关于人类的词汇应该都听不懂,王楚在头上描绘了一遍酋长所带的王冠的样子,然后特意说了是金色,估计这小鸟儿也不清楚什么是金色,就指着旁边的地方说,跟这种色彩是一样的。

“我好像见过这个人类。”那雄鹰歪斜着脑袋说。

“在哪儿?”

“你要找他么,跟我来吧。”舒展开翅膀腾空而起。

王楚跟在下方跑,他看到几个士兵们惊讶的望着自己跟着天上的雄鹰跑出庭院。

“追上去看看!”众人相互看了一眼,跑向庭院的门口,可到了那地方哪里还看得见高大肥胖的野兽,只有天空中的雄鹰以及……咦,它旁边什么时候多了一直黑鸟。

……………………

变身成渡鸦的状态,跟在雄鹰背后。

原来是往这里走,难怪刚才找不到,从上方看下去整个王宫的地图一目了然,早知道一开始就应该往空中来查看的。

还以为对方的房屋结构大部分都一样,没人带领根本找不到酋长的宫殿。

然而酋长所住的地方相对其他的宫殿都很偏远,单独在一片地区,周围有着军事的堡垒做保护。

王楚回望身后的金色宫殿,错综复杂的排列看上去就像是故意这样建立的,帝王之家为了预防国家城市发生的动荡,将王宫改建得跟迷宫一样,才进来的人根本就找不到出路。

他们还将队伍分成了几个地区的安排,想到这里王楚就更觉得不对劲。

“我们到了。”雄鹰回头此时它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些害怕。

见到了自己变身的动物都差不多是这种表情,王楚已经习惯了。

这个地区只有唯一的一座宫殿,就算不说王楚也知道是到了,下方都是重兵,三五个为一方队的来回巡逻,也只有酋长所住的地方才会有这种阵势。

这个世界里很少有空中力量,也只有像阿斯塔帝国那样的大国才会有专属的狮鹫骑士团,据说帝国还有龙骑士,不过王楚没去过并没有真正见到。

一般的小国家是不会注意空中来的单位,所以即便是有这么多的巡逻士兵都在意两只鸟从上面飞过。

停在覆盖着金色瓦片的大宫殿上,没有搭理带路的雄鹰王楚跑到另一边寻找可以进入的地方。

普通的野兽智商不高,跟它说什么也只会点头不一定能理解……

王楚跑到屋檐的侧面,和卡吉米公主的宫殿一样,这里都会有很多通风口,它飞到其中一个稍微偏上的通风口处钻进去。

老酋长的宫殿倒没有外面地形看上去的那么复杂,简单的方形建筑里面布置得除开那些金闪闪的黄金之外,其余的很少反而看上去朴素一些。

屋内有三个人,老酋长也在,此时正坐在一张大椅子上没有说话,身体几乎都瘫软下看上去很疲惫的样子。

现在是早晨,王楚估计他做完一夜都没有睡觉。

而另外两个人一个就是宴会上见过的充当翻译的中年人,应该算是爵位很高的官员了,能近到酋长的宫殿里来。

至于另一个王楚没见过,罕见的身披着灰黑色的长袍带着兜帽。

要知道即便是锡瓦的士兵要么就是清一色的白色大袍子,要么就是半铠甲**露的装束,几乎没有人像这样捂得严严实实的。

三人讲着土著语。

怎么把这茬给忘了,他们如果说当地语的话就算自己在旁边也完全听不懂呀。

中年人在老酋长面前一直讲,这土著语的语速很快,听上去就像骂人一样……没想到那半躺在椅子上的老酋长也忽然激动的回复着对方,手上还不停的敲打桌子看起来两人发生率争执。

另外一个在灰袍下的人则语气平缓一些,应该在劝阻。

交谈了一段时间,似乎都没有结果。

最后还是老酋长摆摆手让两人先出去了。

中年男子和灰袍人向自己脚底下走来,王楚视线一直盯着他俩。

“什么时候。”穿灰袍的人忽然说,他回头看了看正闭目休息的酋长。

老酋长不会说东部语,他们这是不想让对方知道?

“就在今晚!”

今晚……王楚听得清楚,中年人说了今晚这个时间,而分明看到对方手掌捏成了拳头。

他变换成松鼠顺着房梁一直爬,紧跟着两人。

而就在变身的那一刹那他看到灰袍下的人忽然抬起头来。

解放军第十六医院怎么样
内蒙古监狱管理局第二医院
承德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上海专业治牛皮癣医院
洛阳哪所医院能治癫痫病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