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之魂宠师第二十四章请让我加入你们吧学

2020-01-22 03:17:04 来源: 莆田信息港

异界之魂宠师 第二十四章 请让我加入你们吧,学院争霸赛

这边宁凡高兴了,那边苏院长却气的要死要死的,当他拿着自己好不容易从言老头那借过来的高阶元魂珠过来的时候被眼前的一切吓了一跳,只见自己原本整洁的实验室现在却是又黑又湿。反应过来的他呼喊着陈佳帆。只见陈佳帆从一个角落里钻了出来,身上脸上也是一片漆黑。

苏院长在知道了详情后,也是很无语。自己昨晚上折腾了那只魂兽一晚上,到了到了被它一把火烧了自己的实验室。唉,这就是报应呀。不过,命题总算是成功了,对了,资料呢,实验记录呢,材料备注呢。在哪呢。快找。

一个xiǎo时候,苏院长秃废的坐在了还淌着水的地板上。这场大火不仅把实验室纸质记录烧了个精光,还烧坏了实验台。里面存的记录一条也没有了。唉,人生莫过如此,当你感觉自己考试能考满分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忘记写名字了,人生大喜大悲太多。伤身啊。

陈佳帆看着坐在地上的苏院长弱弱的説道:“院长,我们还可以去问宁凡呀,最后都是他在整才成功的”。

“不是你想的那样简单的,佳帆,宁凡最后能成功有很大的运气在里面,魂兽的身体与我们人类的身体是不同的,他按照人类身体的构造去整,还能成功,我只能説,他,是一个天神照看着的人,好了,不説了,佳帆你去教务处报备一下就説是实验操作失误着火了,顺便叫人来收拾一下,我累了就先回去了”。説罢向出口走去。

陈佳帆看着苏院长那沉重的身影紧咬嘴唇,不知在想些什么。

第二天早起宁凡在食堂和宁杰丽宁杰秀吃早饭的时候陈佳帆来了,只见她甜甜的一笑説道:“你们好,我可以坐在这里么”。

俩女儿见是个美女十分高兴的给她让了一个座位,宁杰秀端着盘子坐到了宁凡的旁边。宁凡抬头看了一眼陈佳帆只是皱了一下眉头没有diǎn破。

快吃完的时候宁杰丽説道:“这位学姐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呀”。因为学院里每个年级的学员所戴的徽章不同,所以宁杰丽知道陈佳帆是学姐。

“是呀,年前在通告栏那里,是通知的宁凡苏院长有事找他的”。陈佳帆甜甜的一笑説道。

这么一説,对面的宁杰秀也想了起来。都説三个女人一台戏,这话宁凡今天算是领教了。陈佳帆,宁杰丽,宁杰秀三个女孩从食堂説道教室,又从教室説道图书馆,从衣服説道鞋子,从鞋子説道帽子,三人是越聊越投入,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但是有人欢喜有人忧,三人叽叽喳喳的聊天吵得宁凡头都大了。最后实在受不了了宁凡以要去炼制丹药为名开路逃跑了。走的时候陈佳帆想要跟上宁凡的却被宁杰秀又给捞回去了,只听宁杰秀説道:“他要去炼制丹药,那个地方又热又闷的,你去干什么呀,我们去泡温泉吧,最近我感觉我的皮肤有些干燥了呢,泡个温泉保养一下,我们快走吧”。陈佳帆再三回头张望走远了的宁凡,无奈被宁杰秀拉着脱不了身。

又过了几天后,开学的日子到了,一大堆的学员涌进学院,学院一改前几日的宁静,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宁凡这天正在宿舍修炼,突然门嘭的一声被打开了紧接着一个嚣张的声音传来:“哈哈,我回来了,哎呦,谁砸我”。

宁杰明一脚踹开了房门双手张开呈现一个拥抱自然的姿势臭屁的大喊大叫,却没想被坐在床上的宁凡一鞋砸脑袋上了。宁杰明放下背包大喊着扑过去要和宁凡拼命,两人扭打在一起。

半个xiǎo时后两人像死猪样的躺在地上,只听宁杰明气喘嘘嘘的説道:“我去,你竟然下死手,你看,我胳膊上都紫了”。宁凡烦了个白眼説道:“你还好意思説,我脑袋上的包现在还疼了”。

“嘿嘿,那不是不xiǎo心么,谁叫你长那么高呢,对了,我不在这几天有发生什么事情么”。

“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我的xiǎo火龙发生了些变化,现在能用土,火两种属性了。还有,现在有个美女盯上我了”。宁淡淡的説道。

“哇哦,美女哦,有多漂亮啊,你xiǎo子可以啊,几天不见就勾搭上一个美女了,什么时候介绍我认识下啊”。宁杰明一听美女,来了兴趣,胳膊也不疼了,嘭的一声就从地上做了起来,拿着自己的背包就去收拾东西去了。

宁凡瞅了瞅四处乱串的宁杰明无语的挪回了床上,仰面躺在床上思考着陈佳帆接近自己的目的是什么。

晚上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宁杰明终于见到了宁凡口中的美女,很是惊艳了一般。

五人打好饭正吃的时候突然各自的手镯一阵的闪烁,宁杰明打开手镯的信息念到:“星斗学院公历3052年学院争霸杯于2月1日起开始报名,报名条件如下:1、以五人为一xiǎo队参加比赛。不允许单人参加比赛2、每名xiǎo队人员修为不得低于青铜级七品。”

“哇塞,又有比赛了,这个比赛怎么样,奖品多么,容易取得名次么,我们可以报名么”宁杰明还没有念完,宁杰秀就打断了他。

“这个比赛是每年举办一次的,比赛分为白银级以下和白银级以上两个级别的比赛,参加人数是五人,每场比赛的人数是六人,也就是比赛两边各三人作为首发,其他两人为替补。比赛报名最低要求修为是青铜级七品,往上没有限制,不过有个隐藏性的条件就是必须是我们学院的学员。按照报名条件来説的话,嗯,我们应该是可以报名参加白银级以下的比赛的”。陈佳帆详细的解説了一下比赛的事情,説完之后他扑闪着那双大眼睛看向其他的四人。

宁凡看了她一眼説道:“玄铁级四品”。

“嗯?哦?唔,我是青铜级八品的”宁杰明听着宁凡自报修为,先是疑惑了一下,然后又看着陈佳帆那双美丽的眼扫来扫去,突然间明白了过来,也把自己的修为报了出来。

“什么?啊,哦~,我也是青铜级八品的修为”。宁杰秀也是个迷糊蛋,被宁杰丽提醒后才明白过来。

“我是玄铁级二品的实力”。宁杰丽紧随宁杰秀説道。

宁凡听见宁杰丽的话后瞅了她一眼,心想到宁杰丽刚刚突破至玄铁级不久,这么快就到二品了,看来她也是蛮拼的。

这边陈佳帆听见宁凡几人报的修为后顿时有diǎn儿皱眉头,转头一想也就释然了他们也才只是一年级而已,算了今天的比赛就当带新人走过场,熟悉一下赛事吧。想着自己去年最后还冲进了前十名呢,今天看来是不会了,又想到自己去年的那些伙伴,心情顿时就不好了。甩甩头不去想她们,五人愉快的吃完饭相伴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参加大赛的事情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

回到宿舍宁凡才想起来一件事问道:“杰明,年前你不是説开学的时候要把阿姨接到帝都一起住的么,今天怎么不见阿姨啊,难道在长兴旅店么”。

“没有,我妈她没有来”。宁杰明失落的説道。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宁凡急切的问道。

“年后你们不是先回学院了么,过了两天我妈问我你们怎么不来找我玩了,是不是我们之间闹什么别扭了,我説不是,是你们先回学院了。我妈就问我怎么不去学院。我没答上来,我妈就知道了,第二天就撵我去学院,我没有去,快开学的时候我给她説想接她来帝都,但是她不愿意来,説在那住的挺好的,説舍不得街坊四邻。我知道,我知道她不愿意来的原因是怕给我添麻烦,她怕打扰我修炼,怕我赶不上学院的课程,怕我为了照顾她而分心,呜呜呜……”。宁杰明説着説着,就哭了。

宁凡走过去拍了拍他的后背。没有多説什么,有时候哭也是一种施放感情的方法,憋在心里太多事对身体不好。

可怜天下父母心,记得上一世的时候宁凡看到过一篇报道,一只母猴的幼崽死了,它却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整天抱着幼崽的尸体凄厉的叫着,直到幼崽的尸体被太阳烤成了干尸。有些时候人确实比不上动物。社会这个大染缸把一些人的心性都染黑了。

宁凡抱着兔子走出了宿舍,独自一人来到了操场上。俗话説男儿有泪不轻弹,哭可以,但是脸面还是得要的,宁凡把宁杰明独自留在了宿舍,给他一些时间和空间让他收拾一下自己的情绪。

宁凡越来月弄不清陈佳帆的来意了,故意接近自己是什么用意呢,想要xiǎo火龙?不该呀,她和苏院长是一伙儿的,按照苏院长的实力和势力想要抢个魂兽不是轻而易举的事么。那,这到底是什么用意啊。

“不用猜了,我没有恶意,只是实验室烧了,所有数据都没有了,苏院长很伤心,我只是想就近的观察一下xiǎo火龙改造后的一些生活参数和战斗参数。知道么,这个世界上或许就这一只双系的魂宠。苏院长研究了半辈子的魂兽属性融合,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有生之年能够成功研制出一只双系的魂兽,我,只是想为了他的理想尽自己的一分力量”。陈佳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宁凡的身边。

宁凡吓坏了,陈佳帆什么时候来的暂且不説,关键是她怎么知道自己内心的想法的。

“你,你,你怎么知道我想什么的”。一向淡定的宁凡此时也不淡定了。

“不要多想,我是因为它”。陈佳帆説着从背后拽出了一只魂宠。只见这只魂宠像一颗大号的棉花软糖,圆圆的粉红色身体,最上面是一双大大的眼睛,中间是xiǎo巧的鼻子,下面是一张不大不xiǎo的鼻子。圆圆的身子两边是一双短xiǎo的手和一双短xiǎo的腿。

宁凡伸出手镯扫描了一下只听系统报到:“可卡兽,精神系魂兽,可以解读敌人内心的想法,技能精神波可以干扰敌人的精神系统使之攻击失效或偏移。也可支配敌人的行动力”。

乖乖啊,还有这种宠物,太可怕,竟然能解读人的内心想法,宁凡怪叫一声,跑了。

剩下陈佳帆在空中凌乱,她只是偷偷的读取了一下好不好,再説了可卡读取的并不完整,她也只是猜出了大致的意思,诈了一下宁凡,却没想他这么大的反应。

“嘻嘻,原来你也有害怕的时候,看你下次再敢凶我,哼”。陈佳帆高兴的回宿舍了。

这边宁凡一脸恐慌的跑回了宿舍,蒙着被子就睡。弄的旁边的宁杰明很是疑惑,这家伙是受什么刺激了。试着叫了他几声也不见回应,只好关上房门躺床上睡觉了。

新汶矿业集团协庄煤矿医院怎么样
深圳补牙齿的材料是什么
nk细胞如何治疗肿瘤
肇庆哪个医院能治癫痫病
温州有牛皮癣医院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