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老龄社会根本出路是什么

2019-07-22 10:11:00 来源: 莆田信息港

超老龄社会根本出路是什么

■新供给超老龄社会课题组

超老龄社会在当今各国已经普遍存在,根据我们的研究,中国将在2035年进入超老龄社会。所谓超老龄社会,意味着老年人需要的尿片数量超过了婴儿需要的尿片数量。日本去年已经达到了这种状况,韩国正在出现这种状况,德国、法国,包括美国也有这一趋向。进入超老龄社会,这是人类历史上从没有想到过的事情。100年前,人类的人均寿命只有三四十岁,而随着经济的增长、医疗的进步,人类寿命延长很多,现如今一个人如果不活到90岁就会觉得挺亏。再过20年,随着经济的增长和科技的进步,也许一个人不活到100岁就会觉得挺亏。这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巨大变化。

超老龄社会与盛世悖论

我们的初步研究发现,超老龄社会可能有八个特征。

,潜在增长速度不断下降。伴随着需求端的刺激,杠杆率水平会不断上升。我们建立了具有国际水平的模型,将人口的生存与发展空间、生育率、迁徙路线(从四线到三线,从三线到二线,从二线到一线的迁徙)、杠杆率、经济增长众多变量等放在一个宏观模型里进行了模拟。我们以这个模型研究日本超老龄社会现象,以日本的数据解释了日本经济为什么会陷入长期停滞。这个模型研究得出一个初步的结论:日本今天的宿命,很可能就是中国未来的结局——假如我们再不改变一些策略,日本的今天就是我们20年后的情况,我们的潜在经济增长速度在一段稳定期后将不断减速,如果我们依然进行大幅度的财政刺激,杠杆率也是小不了的。所以,这是一个非常深刻的提示。

第二,资产价格可能会出现大幅波动。尤其是一线、二线城市的房价,当二线城市的人跑到一线城市,一线城市房价上升,生活成本提高,又把一线城市的人赶到二线城市,这之间资产价格会出现很大波动。纽约、东京的房价都有过这样的波动。将来房价不会一下涨到天上,也不会猛跌到惨烈的程度,而可能有一个波动周期。这是一个随着人口在不同城市迁徙出现的非常重要的资产价格波动趋向,其对金融稳定会有很重要的影响。

第三,银发贫困广泛存在。这是一个令我们不能忽视的非常重要的潜在现象。未来我们将可能没有办法完全解决这种广泛存在的银发贫困。我们的研究证明,银发贫困将主要存在于中国的农村。中国人将未富先老,中国将在人均年收入还没到8000美元时就已进入老龄化社会,20年后中国可能人均年收入不到3万美元的时候就已进入超老龄社会。在这种状况下,中国的很多农民还没进城就已老在农村。银发贫困是全社会不能忽视的问题。很多老人已生活在银发贫困中,未来有很多老人可能会返贫。一定要非常注意这个现象。

第四,超老龄社会的养老方式主要为社区养老。中国养老产业供给缺口很大,将来只有百分之二到百分之三的相对收入较高的人群能够买养老产品,农民很多是在农村养老,城市里大部分老百姓主要还是居家养老、社区养老。这可能是一个中国的现实。中国商业化的养老产业目前还很难盈利,当下也很难找到一个合理的商业模式,国外也存在着类似困难。因此我们不要指望将来泰康的养老社区能盖很多,大多数老年人可能都是居家养老。

第五,养老金缺口对中国是个巨大挑战。养老金缺口主要表现在,随着超老龄社会的来临,现在很多省份现收现付已经付不起了。但是这个有解决方式,我们的研究结论是,如果让老年人就业,就能解决30%的养老金缺口问题。将来80岁以上才算老人,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趋势。弥补养老金缺口的另一个方式,是提高国有资产划归社会保障金的比例。山东省前不久就从地方国有资产中直接划拨,弥补了20%的养老金缺口,我们建议各地及早进行同样的操作,而且划拨的比例应该更高一些,这样对提振消费有帮助。

第六,医保缺口长期存在。养老金的缺口经过努力,也许还能弥补,但有一个缺口问题都不可能解决,这就是医疗缺口长期存在的问题。我们看到,养老金缺口问题说得很多,但医疗缺口问题说得不多,这也应引起社会的足够重视。随着医疗科技的进步,将来对“死亡”的概念要重新探讨。20年之后,中国步入超老龄社会,医疗成本大幅度上升,而且医疗技术有办法可能让人永远活下来,但这个医疗缺口有多大呢?显然将是无限制的。医疗缺口问题美国也解决不了,奥巴马的医疗改革只是个实验。全世界都解决不了医疗缺口问题。这一点非常值得我们认真思考。

第七,延迟退休与老年就业。如果社保养老的资金缺口问题解决不了,就一定要延迟退休与允许老年人就业。延迟退休和老年就业是超老龄社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

第八,给予老年人体面充实的老年生活。中国80岁以上老人在2035年将超过1亿,他们的养老问题是其所在家庭负担不了的,一定是社会的问题。老年人的痴呆,老年人的孤独,老年群体的塔斯马尼亚岛现象(与世隔绝,很难与青年人沟通,往往导致其自生自灭)等都是很悲摧的现象,我们应该给予他们充分的人文关怀。

生育率与经济增长率

总结超老龄社会的八个特征,存在着一个盛世悖论, 日子越来越好,但人口越来越少。用一句较为极端的话来说就是,应立刻着手提高妇女的生育率水平,以避免中华民族在23世纪成为考古传说。

在史前史时代,那是全球没有文字的时代,全球人口大约是一千万,中国是一百万。到了中国夏商周时代,全球有一亿人,中国有一千万人。到了公元一千年左右,这个时候全球有2.7亿人,中国有一亿人。到1820年,中国GDP达到顶峰,清朝有4亿人。之后经过长期的战乱,人口比例下降。建国后,1960年全球30亿人,中国6亿人,占了20%,逐渐回升。2049年,按照联合国预计是90亿人,中国大约只在14亿人左右,因为我们跨过了人口高峰,在全球约占15%。问题可怕在如果推算到2100年,全球假如有120亿人,我们的预测是,按照目前的生育率水平,中国就剩7亿人,甚至还不到。所以,就占6%。如果还保持这样的生育率水平,假如建国200周年的时候即2149年,全球如果还是120亿人,中国可能就是2亿人。2100年6亿人中有2亿是老人,再过50年去世了,还有2亿中年人也支撑不住了,2亿青年人如果不生孩子或者生得很少,我们在全球也就占2%人口。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妇女的生育行为是人类行为学的重要方面,是一个目前没有完全理解和弄懂的问题。我们仅提出八项建议。

,在“十三五”人口发展规划中(这是发改委制定的),应立刻放弃保持低生育率的目标。“十二五”规划一直在说保持稳定低生育率目标,但随着天弘基金协助我们所做的调查发现,1.26%这个比较明确的生育率目标,其实是非常可怕的一个数字,希望全社会警醒。希望“十三五”人口规划转为以提高生育率水平为目标,而不要再以稳定生育率水平为目标。稳定太低的生育率水平,保持所谓合理区间,将带来非常严重的问题。

第二,现有职能部门向促进生育转型。所谓计划生育,可以计划少生,也可以计划多生。要努力早点促进生育,可以在实际中先促进起来。

第三,加大财政补贴,鼓励生育。现在生育成本总体还比较高,与其每年花大量的资金进行出口补贴(何况很多都是我们给人家来料加工,一定程度上导致环境污染),不如进行生育补贴。

第四,倡导家庭稳定,不要让离婚率过快上升,这对恢复生育率很重要。相信这个建议可能会引起一定争议,但确实影响妇女生育率。近些年来离婚率不断上升。2007年离婚率是1.5%,2012年是2.29%,2013年已达到2.6%,8年时间上升一个百分点,中国社会的离婚率在不断上升,离婚率高到一定程度,会对妇女生育欲望带来打击,反过来会形成生育行为的选择,妇女就不愿意多生。

第五,尽快修改人口与计划生育法。这个法律是2002年出台的,起到了历史性的作用,由于我们的生育率超出了合理的区间,已相当危险,要赶快修订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并及早考虑制定中国的移民法。移民这个问题是很麻烦的问题,我们测算了一下,将来中国移民需求数量很大,这是一个值得及早考虑的问题,至少应该大幅度地放开技术移民。

第六,认真准备第七次人口普查。“七普”很重要,将来对于重大国家政策的制定和转变起到非常深远影响的就是“七普”,“七普”离我们只有5年时间,就是2020年。“七普”作为全面决策的一个重要依据,应该及早准备。

第七,降低培养孩子的成本,给予妇女更长时间的哺乳期和建立更多的幼儿园。今天在日本包括在瑞典都已开始做这个事情,因为妇女事业做的非常成功,哺乳期中断带来很多机会成本,应该把机会成本降得很小,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

第八,智能革命终解决超老龄社会问题。我们的养老金、医疗都有缺口,中国人的养老面临很大挑战,但我们在逐渐地老去,生育率即使放开也影响不了这个趋势。超老龄是全球趋势,解决的办法是首先要逐渐恢复生育率,恢复不了也要延缓它继续下降,根本的还是要让中国经济长期保持增长,而不要像日本那样出现停滞,到停滞的时候就很难办了。怎样做?要进行大量供给端的改革,包括引入智能资本。智能资本运用得怎么样才能利于经济增长率的恢复?具体还是要把中国制造做好做强,要引入互联,引入第四次工业革命,坚定不移地把制造业留在中国。当中国2035年步入超老龄社会的时候,我们经济增长不要像日本宿命似的,我们一方面把生育率逐渐稳定住和逐步提高,另一方面通过第四次工业革命让我们经济增长长期保持在至少3%以上,这样才是解决整个超老龄社会问题的根本出路。

三明医院治男科
玉溪好的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巴彦淖尔整形美容医院那个好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在线咨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