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域锋芒 第十八章幸运儿

2020-02-15 21:29:19 来源: 莆田信息港

九域锋芒 第十八章幸运儿

半个钟悄然而过,第二轮的比试也接近了尾声。原先存在的两个乾坤早已被夷为平地,可见练气实力的强悍。

当广场上只剩下一对选手时,裁判赵无涯迅速来到满地破木屑的场地,朗声宣道:“由于第二轮人数是单数,所以抽到最后一个木签,也就是黑色102的学员,将会直接晋级第三轮。好了,现在请抽到此木签的学员过来。”

正准备上台比赛的杨凡,突然听见此声,立即看向手中的黑色木签,上面一个大大的“102”格外醒目。这一下,杨凡彻底无语了,心犹如打翻五味瓶,脸上的表情如花般美妙。

杨凡缓缓走向广场中的赵无涯,手里小心地握着木签,支支吾吾道:“我...我是...是102号...”

赵无涯听见背后传来的稚嫩声音,忙转过身来,瞧见少年正高举着一支黑色木签,上面赫然是“102”。当他看清那胆怯的面庞时,脸上的表情同样变得复杂起来,最后还是无语地宣布道:“杨凡直接晋级第三轮。”

下面的观众一阵唏嘘哑然,议论纷纷。

“是这小子啊?”

“真是被幸运女神眷顾的家伙啊!”

“我看他第三轮有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

杨凡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钱万支支吾吾道:“这...这又晋级了吗?”旁边的钱来与孙亮忙不迭地点头,心中同样感到莫名奇妙,兴奋异常。

下面的杨凡也是一阵纳闷,本来想显露一下自己的实力,没想到却轮空了,直接晋级第三轮。“现在剩下102人,第三轮结束会剩下52人,那么会有52人晋级决赛,与上届七人展开真正的决斗。我一定要坚持下去,看看我现在的实力到底在什么水平。”杨凡心中分析着,握紧拳头,誓要拼出一个自己满意的成绩。

杨凡这边顺利了,可杨凡父亲那里却是惨淡一片。征战途中突遇兽潮冲击,损兵折将三成;后来又遇见敌人残余势力的偷袭灭杀,现在只剩下了五成将士。杨战天一边安抚军心,一边应对敌军的偷袭,身体也受了一些轻伤。

一将功成万骨枯,杨战天早就知道这些道理,每次都想带出多少人马,便带回多少人马,尽量减少伤亡士兵,可每次都不尽他的如意。杨战天一手举剑,一手牵着缰绳,冲在敌人的包围圈里,指挥着余下的将士向外冲击着。

在杨战天的全力冲击下,杨战天保全了余下的五成士兵。看着余下的残兵伤卒,杨战天面无表情,也许是见惯了这些血腥与死亡。但此时,杨战天却突然有一阵心悸的感觉,他预感到一丝不祥,这种不祥并不是来自于自身,而是来自于自己的儿子。

“现在,小凡应该还在比试吧?我要求是不是太高了?他认真起来可是要拼命的,必须赶快去瞧瞧。”杨战天安静地分析着。过了一会,杨战天一挥马鞭,率领着众士兵向金乌国而去。

“全军听令,速速回国。”杨战天一声令下,不顾余下的伤兵残卒,一骑绝尘。旁边左右副将王叔与夏伯满脸纳闷,但仍紧随着杨战天而去。

“怎么了杨大哥?”赶上来的王叔着急地问道。

“看小凡比赛。”杨战天说完之后,又催马疾驰而去,留下王叔夏伯面面相觑。

......

日过中天,晴空万里。几只飞鸟迅速地从金乌院上空掠过,好像下面的打斗惊吓了它们。广场边缘处是葱葱郁郁的树林,其中的野兽动物也都隐藏进了树林深处,几只大胆的灌猪偷偷露出头,瞧见外面热闹的人山人海后,便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

半个钟后,第三轮抽签也开始了。杨凡抽了一个白色10号,便退到了广场边缘,等待自己的比赛。

“这一次总可以展露一下拳脚了吧,站得我腿都麻了。”杨凡心中抱怨道。

第三轮比前两轮更速度,也许是学员都把精力用完了,后面都是靠技巧与实力打斗的。一会功夫,前几场便分出胜负,终于该到杨凡上场比试了。

杨凡怀着激动的心情走到广场中央,静等对手黑色10号到来......

大约等了三分钟,杨凡却迟迟不见对手到来,心中不免起了一丝疑惑。正当他想问一问裁判长时,却见一位漂亮的女子快速走到赵无涯身边耳语一番后,歉然离去。此后,赵无涯看见广场中央焦急的杨凡时,眼睛都快鼓出来了。

“这小子真是幸运儿啊!”赵无涯回过神来,喃喃一句后,便尴尬地宣布道:“黑色10号贾鲁伤重,放弃第三轮比试

,其对手白色10号杨凡胜利,晋级决赛!”

......

“啊?!”杨凡听见赵无涯的宣布,惊讶地大叫出来,差一点摔倒在地。“这...这...是什么情况啊?!如果有彩票可买的话,不知道会中多少奖?”杨凡不敢相信地自言自语。

广场边缘的观众和选手也全被雷到了,唏嘘一片,炸开了锅。

“怎么又是这小子?会不会太假了?”

“看来他真是幸运神的私生子。”

“这样也算晋级决赛了,恐怕到决赛时,别人一招就会把这个漏之鱼踢掉。”

“如果他能在决赛中坚持一轮,我叫他哥。”

......

“哥哥又赢了,又赢了,呵...呵...哥哥真厉害!”远处看台的雪儿手舞足蹈地喊叫着,引来众人讶然的目光。一旁的杨母却是满脸尴尬,拉了一下雪儿,让她安稳下来,“不动一指就赢了两轮,的确是够厉害的。”杨母心里却是兴奋伴着无奈。

钱来那边也是唏嘘惊天,“这小子是要逆天吗?”钱万惊讶地大喊大叫,完全不顾肥胖臃肿的身体形象。孙德利等人已经彻底无语了,面无表情,好像这样的事已经见怪不怪了。

“你们说杨凡能夺冠吗?”钱万轻声问。

“有可能,前提是上届七人不出现。”孙德利仍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句。

......

院长处的楼里,老菲里缓缓地饮着茶水,脸上仍是一副风轻云淡,对于杨凡的处境,他只有说“运气好”而已。老菲里早就知晓杨凡实力不低,即便与人作战,他也会轻松胜之,所以不会在意这点运气胜利。

最震惊地莫过于杨凡了,他都不知道是怎么走出人群广场的,只听见周围叽叽喳喳的观众对他议论纷纷,指手画脚。后来,钱来几个小伙伴迅速来到杨凡处,一下子把他举了起来,一路欢笑地走下赛场,引得高年级学员的鄙视加不屑,低年级学员的羡慕加崇敬。

杨母牵着雪儿一路跟在杨凡后面,满脸喜色,一路欢笑。

......

此时,夕阳渐渐落山,今天的大比已临近结束。院长大人亲自宣布了晋级决赛的名单,明天将会举行最终的决赛。众多学员与观众便议论纷纷地散去,有人兴奋,有人失落,有人感叹......

总之来说,今天给大家深刻印象的学员有不少,其中便有乔力、王家兄妹、菲儿...当然,还少不了今天的幸运星――低年级的杨凡。也许大部分观众与学员都知晓了这个靠运气取胜的少年,他们期待着这个杨凡会有另一番出乎意料的表现。

“有意思的小少年,实力不低,运气又这么好,明天的决赛有看头了。”一个长相模糊的老人喃喃道。老人拖着一身邋遢的破衣,双眼迷蒙中夹杂着一丝沧桑,手里提着一个梭形酒具,不时地饮上一口,望着杨凡远去的地方,犹如过眼云烟。

老人一边饮酒一边向远方走去,步伐看似缓慢,却一会儿不见其身影,仿佛老人的一步就有十丈长,三两步便看不清其身影了。

偌大的中心广场半刻钟后便空荡荡,只有几只飞鸟落在广场上觅食,远处的林中的小兽也敢探出了头,走出深林,来到广场边缘游荡。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