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韵背媳妇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2:59:51 来源: 莆田信息港

一、赶考奇遇  自从乾隆与刘凤浩考场奏对以后,刘凤浩可谓是风头出尽。风风光光的做了探花郎,也不失为当时美谈。这件事跟随着风声,传遍大江南北。人们在茶余饭后,也喜欢谈论这位传奇人物。说书人竟把这件事编成评书,也搬上了说书台子。但有些读书人,心里不服:“就凭一句对联当上探花郎,那是他运气好。要是换了我,肯定是个状元。”李文就是不服气的一个。自己想着十年寒窗苦读,满腹的文章。又是五官健全,何不今年赶考应试?功名不功名的不说,一定得为师兄弟们争口怨气。说走就走,在赶考的前一个月打点好了行头。告别同窗好友,独自一人赶往京城。  等第二年春暖花开的时候,从京城回来的商贩捎回口信。说李文高中状元,可在上任途中遇上了劫匪。是死是活没有个准数,八成是死了。同窗好友知道以后,急忙跑去李文家告诉他娘。  李文他娘天生是个哑巴,他父亲又死得早。一把屎一把尿的把李文拉扯大,全仗他娘一个人忙里忙外。除了种地别无收入,闲了就去大户人家洗洗衣服。大户人家见她勤快,总是多给几个铜板。而李文除了没白没黑的读书,就是与同窗好友探讨文墨。很少提及自己父母,所以同窗们知道他家境的少之又少。  有几个李文以前的好友,跑到李文家时,李文他娘正好在篱笆墙里洗衣服。见到他们前来,还以为自己儿子得了状元呢。高兴地跑到跟前,双手比来比去。一会儿指指外面,一会儿张罗着他们进屋。看到这些,好友们你推推我,我推推你的。都不愿个把消息说出来,毕竟李文他娘已经老了。谁会忍心把这个噩耗告诉她呢?只好推说,是李文托付大家来照顾母亲的。李文他娘一个劲的挑着大拇指,欢喜着用手比划来去。就这么一来二往的,已过好几个月。大家谁也没提李文,李文母亲也没提自己儿子的事情。李文母亲每到黄昏时,都会去后山割草。这几天怕她一个人在家寂寞,好友们资助了她几只羊。她倒也喜欢,经常外出割草喂养。说来奇怪,却从来没有赶着羊儿山上放过一次。  话分两头,李文告别了同窗好友。背起母亲给准备的行李,一路赶往京城。路上艰辛自是不必说了,单单吃喝就成了问题。母亲给自己准备的散碎银子,早已用光。望望下山的夕阳,摸摸包裹里的干粮。李文想住店已是不可能了,只好问了路途。人家说去往京城的路有两条,一条是大路远一些。但一条是小路近一些,但是要翻过好几个山头。  据说山头上都有山匪盘踞,尤其是其中牛角岭甚是难行。岭上不但有山匪,还经常有很多离奇事件发生。李文心想离地三尺有神明,人正不怕影子歪。急于赶路,想都没想就去了小路。走了半里之遥,觉得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只看见一些鸟雀和一些刺猬、兔子之类。也没有太在意,走累了就找个有山泉的地方歇脚。不觉间,走至一片荒地里。  此时,已见星辰。看了一圈周围,除了荒野在不远处有个茅屋。茅屋已经破败失修,也不只是哪一年盖的。李文进在茅屋里,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睡了。朦胧中只听见有些人叫嚷着:“快点快点,背媳妇的快点。”隐约间听到马蹄声,像是一队迎亲的队伍。不过……李文一个翻身爬了起来。只见得窗外通明,有些像是仆人打扮的人在赶路。说也奇怪,他们竟轮流背换着一个女人。女人的脸看不清楚,李文看了好几次,就是没看清她的脸。仆人们的脸也是模糊的,按说他们都是挨着茅屋走路呀!李文望了望天空,月亮此时已在天中了。  一想赶考不容耽搁,何不跟着这些人去了。一来可以相互有个照应,二来这么多人一起走夜路也不害怕不是。想到就做到是李文的性格,所以想到了就站起身来。李文走出茅屋,想跟队伍里一个人打下招呼。可是无论李文怎么鞠躬作揖,人家该走路走路。好似看待李文是空气一般,就是不搭理他。又一想,人家与自己不认识这也正常。就跟在人家身后,翻过牛角岭去再说。等天亮就各分东西,打不打招呼也是无所谓了。  忽然,一阵大风刮起。高举的火把瞬间灭了,人们却依旧轮流背传着媳妇儿。李文只觉得一个软绵绵的物事,被前面那位传了过来。本能地接了过来,顿觉得双手一沉。那物事自己滋溜,竟钻到自己背上了。风声过后,也没见哪里来的火种。火把瞬间又亮了,李文这才看清举着火把的人们。只见队伍前面有几匹马,在草尖飞着。人们也是脚踏草尖走着,走的很是轻盈自然。只有自己脚踏实地,突然有一股儿凉意在脑后闪过。闪电般回过头去,马上又回过头来。只觉得脖子底下,有一双冰冷的手。不觉间,冷汗顺着脖子流进胸口。有两个字钻入脑海,那种片段不停地在脑中打着旋转。脚步越来越是沉重,每迈一步却是非常艰辛。  一会儿,竟跟不上大队了。又过了一会儿,竟看不到一个人影了。对,人影。李文这才想到,急忙回头看去。在月光下,怎么连自己的影子也看不到了?突然,有个女人的声音钻入耳朵:“你这个不懂事的奴才,你弄疼我了。”噗通,李文竟跌了下去。趴在那里双腿直抖,一会儿就晕死过去了。    二、百鸟朝凤  天已大亮,各种鸟儿在枝头鸣叫着这个清晨。李文只觉得身体底下,有东西在动。扑棱棱,一个翻身爬了起来。只见前方有个圆形亮光,不自觉地走了出去。等出来回头一看,一片坟墓尽收眼底。望了望东方的太阳,还是有点害怕。努力回忆着昨晚的一切遭遇,心道莫非是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幸好,它们没有恶意。想到这里,向着自己爬出来的坟墓磕了几个响头。整了整衣衫,准备继续往前走。  一个声音吼道:“站住,这就想走吗?”有三个壮丁跟着一个管家打扮的人,从长草中窜了出来。原来是大户人家守坟的,见到李文从古墓里出来,以为是盗墓贼。一边是一个刚刚建好的新坟,众人是大户人家派来看管的。询问过李文的事情以后,大家都表示同情。据管家说,李文昨晚是遇上阴兵娶亲。按理说阴兵娶亲,已有先兆。活人在那时遇到,应该躲避。否则,会死得很惨。但是,李文没事。为什么?管家想了想告诉李文,此去应考一定榜上有名。因为遇到阴兵不死的,除非是大善人和命带官运者。除此二者,绝无生路。还说,要赠送李文一枚护身符。把它挂在胸前,能化解厄运。也算是相见一场了,这不失为缘分一场。李文千恩万谢,推说无功不受禄。  管家趁着李文鞠躬的当儿,朝着坟墓那头望了一眼。嘴角有一丝诡异的笑容,一闪而过。回过头来正好对着站好的李文。他说:“小哥,你就不要推脱了才好,这是我家小姐的一番心意。”立觉不对劲,可话已出口。瞬间,只听得古墓那边有人冷哼了一声。他急忙拉住李文的手,又道:“你看,小姐吩咐还送你一些银子。”此时,李文头脑里似懂非懂。唯诺着,只听管家在那里说话。哪里还听得进去,一心只想着赶考的路径了。  等李文当着自己的面带上护身符以后,管家目送李文走到大约五六百米时。急急地回头向后跑去,三个壮丁也跟了过去。只听得噗通噗通,竟然在草丛里跪了下去。草丛里传来一个少女的声音:“一群笨蛋,我让你怎么说来着?你们给我再演一遍,一群废物。连几句话都背不好,要你们有什么用?”对答的显然是管家:“奴才该死,该死。”静了一会儿,又道:“我们那件事要紧,我们找的那...”啪啪几声脆响,少女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不知道路边不能说吗?你如果走漏了风声就不是扇你耳光了。”哼哼两声从草丛里飞了出来,踩着草尖飞进密林里去了。  昨晚与今早的经历,李文这次确实是被吓到了。一直不信邪的他,一边走一边感到自己的腿哆嗦着。好不容易翻过了一个小山头,才站住脚回头望了一眼。然后,用手使劲拍了自己的脑门一下,啊呀疼死了。这不是在做梦,顺手向肩膀的包裹里摸去。鼓鼓地银锭子,从包裹里拿了出来。心道,这次难道真的遇到神仙了?故意低头看了看那个护身符,护身符通体发绿。上面有一条龙和一只看似孔雀的鸟相互追尾。看了很久,也没看出一些特别的地方。只见护身符的背面有一条小蛇,还长着一对小角。牙齿爆出,甚是诡异。奇怪,这条小蛇咋会动呢?自语着,把护身符对在了太阳的位置。  一路无话,李文这天终于看到京城了。说也奇怪,自从进了京城一切顺利。繁华的京城,让李文觉得新奇而兴奋!玩了两日以后,竟忘记考试的事情了。这天清晨,只听得客店外面有人争论。走出店门,看到有很多人在那里看告示。店伙计有些也在人群后面,跟着人们观望告示。只见店主走出来,用手使劲打了一个伙计脑袋:“看什么看?国家找的是栋梁之材,与你们有何关系?快去二楼,去给客官打洗脸水去。”顿了顿又道:“伺候好了客官,今天考试高中了,说不定,给你个茶水赏钱!”李文心头一惊,不好!怎么把正事给忘了?看看天色,已是日上三竿。怕是过了进场的时辰了,这可咋办?这人生地不熟的,该去打听谁人?  正在这当儿,忽然听客店拐角有人喊:“李文秀才吗?是李文吗?”猛然回头茫然道:“是哪位仁兄呼吾大号?”顺着声音定睛观瞧,在店脚有一顶花轿。声音正是花轿旁边,一个女仆打扮的人喊出来的。这丫头,一边喊一边乐。李文过去深施一礼,京城我并无亲戚?心里反复想着这几天经历,怎么也想不出所以然来。这时,丫头道:“去赶考要紧,我又吃不了你。”李文谢过恩情,无奈的坐上了花轿。四人抬起花轿,由丫鬟引路。显然,这花轿是丫鬟雇来的。丫鬟在路上指指点点,一会儿就拐进一个大宅门前。落了轿子,急急地领着李文走进院去。院子很大,大得出奇。李文是这么想的,大概皇家考场就是这么气派吧!  但是越往里院走,感觉越是不对劲。只见得很多女子,交错着走出走进。走了十几个院子了,竟然未曾看到一个男人。心道这不是考场,那是哪里?正想间,一个员外打扮的人在花庭里喊道:“是李小哥吗?”朝着李文摆了摆手,说着已是笑容堆满脸了。李文抬头观瞧,只见一个穿着黄段袍子的人,坐在对面花庭里。他周围站了一圈奴仆,有个管家模样的人站在旁边。似曾相识,却记不起来了。不能失礼,李文急忙跑到跟前。深施一礼:“打扰老人家了,只是……”员外一摆手:“只是你还要去考场,已经误了时辰吧?”李文顿时急点头,就像小鸡啄食。员外哈哈笑起:“就你的才略,我看不用考试了。考了也中不了榜,哈哈……”这笑声使得李文顿时想起,他指着管家模样的人:“你——你,”  管家点了点头:“对——对。”只见员外一摆手,有些丫鬟婆子,端着酒菜依次走了上来。管家斟满了酒后,站在一边。诡异的一丝微笑,在脸上一闪而过。员外举起了酒杯:“李公子,官场不是你这种料子去的地方。不如在我这里住下吧,你看多潇洒自在?”没办法,李文只好苦着脸端起酒杯。酒过三巡后,李文已是略带酒意。只见不知从哪里飞来许多鸟雀,叽叽喳喳。瞬间,一只孔雀自天际飞来。直直落在院中,竟然不怕众人。见李文站起身来,砰然开屏。员外和管家在李文身后,对视着笑起。李文端着酒杯,晃悠着走下亭子。忍不住昂起了头,仰天吼道:“春牡丹夏芍药秋菊冬梅,你是探花郎。”把酒一饮而尽,接着吼:“可恨,天不怜我。竟然错过了良机,良机...”狠劲把酒杯朝着孔雀砸去,孔雀惊飞。  不觉已是早晨,李文躺在床上依然酣睡。朦胧中,听得有人呼唤自己:“李公子,你醒醒!”李文扑棱棱,从床上爬了起来。只觉得头有点疼,努力想着昨天的事情。忽然光着膀子跑了出去,只见院子里有许多丫鬟躲避着。都捂住脸儿,嘻嘻笑着。先前那个丫鬟,拿来衣衫:“李公子,您该换上衣服上路了。”李文哦了一声,就自己想接过衣服。丫鬟道:“还是奴家给您穿戴吧,要不又要挨骂了。”    三、牛角岭惊魂  李文坐在马车上,一直还没回过神来。望着自己这一身官服,已经发呆了好几天了。这究竟是咋回事?自己想破脑壳也想不明白。只觉得稀里糊涂的坐上了一州县府,这真是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正想间,只听拉车的马儿一声惊嘶。惊吓之余,探出头看见一只山鸡惊飞。同时,马儿飞奔而去。车夫也被颠下马车,摔在了地上。马儿突然跳了起来,李文惊道悬崖。已经晚了,马车已经飞起。连人带车,摔了下去。  牛角岭有九寨十一洞的强盗,干的都是打家劫舍的勾当。匪首住在牛角尖山崖石洞里,平常无意外从不出门。大小喽啰,分洞有几百人之多。由于天高皇帝远,又是居险难攻。所以,官府拿他们也是没办法。多次围剿,都没成功。乾隆那几年又是求才若渴,忙于科考的事情。竟然把这事抛在脑后,所以山匪们更加猖狂。几年时间,就发展到两万之众。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从来没有礼制。但山匪有些略懂兵法的,都被匪首挖掘出来。把整个山头重新布置,倒也像个阵仗。  今晚山匪宴客,杀鸡宰羊好不热闹。匪首客气了几句,喝了几杯就回洞了。大伙儿开玩笑说,老大进洞约会去了。今天抢来的那个小娘们,倒是有些姿色。大家嘻嘻哈哈,目送匪首走了。接着吆五喝六,一片混乱。匪首回头看了一眼众人,回身歪斜着步子走进洞中。洞里有些仆人,颤抖着身子站在一边。有个被绑住身子的女子,被山丁按在床上。山匪摆了摆手,晃悠着走到床前。山丁押着那些仆人走了,顺势把木门关起。匪首迫切般,去解绑在女子身上的绳子。说也奇怪,绳子解开了女子依然没动。匪首一下把女子按倒在床上,望着瞪着自己的女子狞笑着。 共 713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怎样预防精索经脉曲张
昆明哪家研究院治疗癫痫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在哪里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