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白社 第两百四十九章 被吓坏的外围人员

2019-10-12 23:40:49 来源: 莆田信息港

蓝白社 第两百四十九章 被吓坏的外围人员

墨穷苟爷到了清岛,立刻投入工作。

当地的调查员林通接待了他们,这个林通是去年极限岛的学员之一,不过仅仅一个月就被淘汰了,如今回到老家卖啤酒,同时还兼任华夏儿童慈善基金会顾问。

此刻林通却指着窗外不远处的体验馆说道:“就在刚才,我也去体验了一下,而且是一星恐怖的咒怨。”

“哦?感觉如何?”墨穷问道。

“非常恐怖,我真的被吓倒了,是他们老板把我放出来的。这不是普通的鬼屋,我现在也没忘那双怨毒的眼睛,虽然你们可能会说我的意志很差,但我相信自己所见到的伽椰子不是正常人。”林通心有余悸道。

墨穷眉头一皱。虽然林通没有经过太多的训练,但也比普通人意志坚定一些,一般的惊悚是吓不住他的。

“看来真的有问题啊。”墨穷叹道。

其实他还是很倾向于这只是一场误会,毕竟查了老板和员工,都是有正常身份的。

但现在看来,他们要考虑身份作假的可能了。

“去瞧瞧就知道了,咒怨是吧?把具体流程说一下。”苟爷抽着烟说道。

“我拍了视频。”林通立刻放映了一段视频。

用的是眼镜拍摄,无非是戴个无度数的眼镜,拍摄下他所看到的一切。

只见林通是和别人一块进去的,体验馆允许路人组队,和他一起的是两个普通大学生。

三人走进的房间是一个日式风格的复式房屋,进门走过玄关后就是一个客厅,客厅有个木质楼梯直通二楼,抬头就能看到二楼的走廊和栏杆。

这完全就是咒怨鬼屋的布置,桌椅柜子,花屏挂饰应有尽有,就连沙发都是的。

不同的是,窗外是黑漆漆的墙,整个鬼屋被封在一个更大的密室中。

不过因为屋内灯光充足,完全没有什么恐惧感。

一进去林通就开始翻箱倒柜,寻找所谓出口的线索,进来的门被锁了,但只要疯狂敲门呼喊老板救命,就可以开门出去,但如果从入口进去就得在花钱进来了,属于提前结束体验。

不过旁边俩大学生去说道:“不用找了,出口在阁楼里,我们问了很多体验者,总结了一份前期攻略,这栋屋子只剩下阁楼没有被探过了。”

“是吗?这样玩得还有什么意思?”林通说道。

“大叔,你不知道这里有意思的不是解谜,而是恐怖元素吗?好多人就是因为找不着出口,直接被鬼吓尿了,是被老板开门带出去的。”说着,大学生指了指进来时的正门。

熟知这个体验馆的人都知道,如果从入口进去,又从入口出来,说明没通关,乃是直接被鬼吓出来了。

距今为止,还没有哪一个体验者从另一个出口出来过,也就是说,从来没人通关过。

“你们玩过?”林通问道。

“那可不,别找了,上次我们就进来找线索,结果伽椰子突然就从楼上爬下来,差点没把我吓死。”一个大学生说道。

另一个大学生看了看客厅的钟也说道:“快,还有一分钟,先躲进厨房。”

林通跟着俩大学生躲进了厨房,然后轻声问道:“干嘛要躲进厨房?”

“这是我朋友无意间发现的,每一次伽椰子都会在客厅挂钟六点十五分的时候出现在二楼,从楼梯口的栏杆上伸出头来怨毒地注视着我们。我们如果在客厅,她立刻就会爬下来,非常恐怖!”大学生说道。

林通不以为意道:“爬下来就爬下来,你们又不是没见过伽椰子。不是说是演员吗?我们不怕她的话,她还能把我们吃了不成?”

俩大学生哭笑不得道:“这就是恐怖屋厉害的地方了,我们以前也是这么想的,但真见到伽椰子,腿都吓软了。完全没有机关或者道具的痕迹,那个伽椰子脖子颠倒一百八十度,眼睛更是毛骨悚然,我都不愿回想。”

林通刚要再说,众人就突然听到了咯咯咯咯咯的怪声。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声音,像是什么木头机关卡壳一样,又或者是喉咙里发出的咯咯声。

这怪声连续不断地一直响,让人头皮发麻。

完全不像是录好的声音放出来,而是整个屋子里都环绕着这怪声,直钻入耳膜,致使人有一种说不出的心悸感。

“怎么可能?不是说一开始躲在厨房,伽椰子就不会出现吗?”俩大学生脸色剧变,他们的攻略一开始就出了问题。

“改……改剧本了?”其中一个说道。

另一个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低声道:“还记得上次那批人吗?他们就说躲在厨房没用的,从一开始就要冲进二楼卫生间里。”

“你不是说他们骗我们吗?小鑫跟我们说是躲在厨房可以躲过波。”

林通听了说道:“因人而异吧?伽椰子的出场方式并非一成不变的,你们的攻略根本没意义。”

“这……这怎么通关啊!”两个大学生捂着耳朵,但那声音穿透力极强,直感觉就在身边萦绕似得。

林通说道:“怕什么!”

说完直接打开厨房的门,一步跨了出去。

不过,客厅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再看二楼,也是毫无变化。

但是,咯咯咯声不绝于耳,似乎就在他们身边各个地方藏了喇叭在那循环播放。

“什么也没有,就只是个音效而已。”林通说着,回过头来。

这时,怪声突然停下了,整个房间的温度都好像骤降了好几度,还不知从哪里钻来一股阴风,让三人同时打了个冷颤,莫名感觉脊柱发凉。

林通的视角中,见到两个大学生僵硬地站在原地,其中一个手在颤抖,上面还沾染了一滴血迹。

大学生给林通一个害怕的眼神,轻轻把手抬起来一些。

“答……”

林通就亲眼看到又有一滴血,正落在大学生的手臂上。

两个大学生更害怕了,他们僵硬地上抬眼睑,眉头高举,微微往上看。

林通也同时抬头看去,就见不知何时,在天花板上倒趴着一个女人。

女人浑身是血,四肢以瑜伽大师都做不出来的姿势扭曲着趴在天花板。脑袋诡异地歪着,甚至扭曲了一百八十度,后仰着露出一只无比怨毒地眼睛,居高临下地瞪着他们。

“咯咯咯咯咯……”

“啊啊啊啊啊!”

两个大学生发出撕心裂肺地尖叫声,疯了一般夺门而出,直接把站在门口的林通撞翻,并一路上又把桌椅也都碰得哗啦作响,仓皇跑到了入口大门,疯狂敲打着大门,高呼老板救命。

甚至于,就连林通也吓得扭头就跑,奋力冲向大门。

路上还被沙发绊了一下,凌空翻了个跟头,把眼睛都甩掉了。

他们似乎全然忘记了这只是工作人员假扮的鬼,明明都知道可以喊老板救命。

“咔!”

门被打开了,但视频上已经看不到别的了,灯似乎被关掉了,屋内一片黑暗。

能听到大学生惊恐地叫声,以及他们远去的脚步声。

看到这里,墨穷皱眉道:“你的摄像眼镜落在了那鬼屋?”

林通羞愧不语。

只见镜头里,一个染血的苍白手臂伸过来,将眼镜捡了起来。

黑暗中能隐约看到那恐怖的脸,依旧维持着无比极限狰狞的表情,披散的染血黑发遮住了脸庞,但那双圆瞪充满怨恨的眼睛还是露了出来。

之后镜头就被移开了,她似乎在带着眼睛走动。

不久,她走到了入口处黑暗的边缘,伸手将眼镜递了出去。

一半染血的手臂就从黑暗中伸到了入口通道的外面,而外面则是许多排队的年轻人,被这突然伸出的血手吓了一跳。

倒是接林通等人出来的青年老板很平静,接过眼镜递给了林通,并说道:“老哥,你的眼镜。”

林通心有余悸地看向入口黑暗处,颤声问道:“她是人是鬼?”

老板笑道:“当然是人,这都是假的,要不再排队体验一次?”

林通此刻已经冷静下来,犹豫了一下接过眼镜戴好,扭头就走了。

整个体验过程至此结束。

看完之后,墨穷问道:“林通,你体检了吗?”

“体检了,我体内有肾上腺素分泌残留,不过医疗组的人说,我这是受到极大惊吓的正常分泌。”林通说道。

“我觉得还好啊,有那么吓人吗?你当时为何不摸一下她,跑什么?”墨穷问道。

“老弟,你体验一下就知道了,当时我脑子一片空白,直感觉真的有鬼,浑身汗毛炸起

,恐惧感如潮水般涌来,只想赶紧逃离那里。”林通心悸道。

苟爷和墨穷对视一眼。

林通根本连摸都没摸到那鬼,更是如普通人一样被吓出来了,这个视频的参考意义其实并不大。

他们还是得亲自去一趟才行。

……

东营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龙岩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许昌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东营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龙岩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