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婿第二百一十九章第二百二十章雷霆

2020-01-22 06:37:54 来源: 莆田信息港

骄婿 第二百一十九章~第二百二十章 雷霆

“放这样狠话做什么。”傅萦衣衫半敞的靠在萧错身上,腰酸的很,说话也懒懒的,有一丝平日瞧不见的媚态:“我觉得,翎儿一定是知道什么咱们都不知道的事。否则她不会用那种眼神来看我。”

“什么眼神?”萧错索性将人放在腿上,双手圈着她的腰身。

傅萦凝眉道:“我也说不准,只是她那眼神太过复杂,我从来不知道一个姑娘家的眼神会如她那般,似乎包含了许多情绪。她对我有敌意,也直言说不喜欢我,但是我对她却总有一种熟悉感,好像是在哪里见过,又觉得她对我虽然有敌意却无恶意。”

萧错皱着眉,搂着她娇小的身子哄孩子一般的颠着腿,“你不用想太多,既然嫁给我了就凡事交给我。”

“我自然是要依靠你啊。”傅萦笑吟吟搂着萧错的脖子,脸颊靠在他肩上,压低声音道:“可是阿错,我觉得有些话还是想提醒你。”

“你说,什么事儿?”

傅萦低声道:“我也知道这会子你满心里都是对皇兄的崇拜敬佩以及亲情,可是就如同两年前我与你说的那些,如今我到了大周,亲眼看到了皇族中人,就觉得那些所谓的亲情也不过就是镜中花水中月。如果你能平庸一些,或许一辈子安稳幸福倒是可以保证,问题是你根本不平庸。”

萧错听傅萦说起正经事,便有意想要阻止:“男人家外面的事儿,你个女孩子就不要插手了,难道你还信不过我吗?”

傅萦却道:“阿错,你听我将话说完。”从他膝上跳下,拉着衣襟在他跟前踱步,声音依旧不高:“我总觉得,其实你交出兵权之后,这两年南疆的战争你根本不需要参与的。可是皇兄不但让你参加了,你与二皇子同去,许多的功劳还是安在你的头上。如今你虽依旧没有湘地的兵权,但是你拥有了镇守南疆的威慑力。在军中有了极高的声望。

“一个不希望你把握军权的人,会允许你有这样高的声望吗?为何我总觉得那其中必有阴谋?”

“你想的太多了。”

“不是我想的多,是事情本来就是如此。其实我早就想与你说这些,只不过我才来不久,许多事情并无真切体验,必然也不清楚其中细节的。是翎儿来提醒我的那一句,我才彻底恍然。阿错。你往后可不要再继续做个为人卖命的人偶了。”

萧错一言不发的看着傅萦。看着她白皙莹润的脸蛋不知在想什么。

傅萦理了理头发,先自行穿戴妥当,见萧错还是那副苦大仇深的模样,不免叹了口气:“我知道我说这些话你不喜欢,不过既然瞧得出,自然是要提醒你,免得你傻乎乎的给他人作嫁衣裳。”

“我是那么傻的人么。”萧错瞪她一眼:“都说了,既然嫁了人,就什么事只管依靠我便是,你在府中好好的过悠闲日子,在不需要理会外面的烦乱,这才为幸福呢,你可倒好,还操心这些。”

傅萦挑眉,“我还不都是为了你?如今面对的可不是以前用把小刀就唬得住的老太太和老太爷了,事关你的安危前程,我如何能不上心?”

她也知道,在萧错面前说他最重要的亲人不可靠,他心里第一就会生出抵触的情绪,可这话憋闷在心里,她又怕他万一受到伤害。如今他们夫妻一体,为的是这个家考量,而且今天傅翎说起子嗣的问题。

其实她原本想等着再过两年再生产不迟。毕竟十七岁的身子要孕育子嗣,以她的认知还是觉得早了一些。但是仔细想想,为了减少麻烦,早些生产也是好的。

若是有了孩子,他与萧错的就更大了。

两个人可以怎样都行,但绝不能带累到孩子,不能影响孩子的成长和未来。所以萧错在外头每一步,都关乎到她们全家人的幸福,她又哪里能不多想。

萧错沉默片刻,就拉着她的手起身,道:“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仔细观察的。其实你说的这些我都懂。只是心里抵触的很,你可千万别介怀。”

“哪能啊。”傅萦笑意盈然的望着萧错:“我知道你对皇兄的敬重,以及对他培养之恩的感激,如果现在你转头就忘了那些好,我才要怀疑我是不是所托非人呢。”

萧错哈哈大笑,将她抱起来抛了一下,直将傅萦唬的惊叫,搂着萧错的脖子叫着“放我下来。”

“偏不。你若是叫我一声好哥哥,我就听你的放你下来,如何?”

傅萦笑颜如花,摇头。

萧错挑眉,在她唇上啃了一口,就直接推开了后窗,抱着傅萦一跃而出,两三步跃上屋顶。

后花园中景色宜人,假山林立,湖水清澈倒映着蓝天。远处守着列队整齐的宫人和贴身侍从。一阵风吹过,近处花坛中姹紫嫣红随风摇曳。

站在屋顶,仿佛从前看不清的,在这一刻都看得清了。视野一下子开阔起来。

萧错搂着她的腰,稳稳地带着她在屋顶站立着,笑道:“这下子你总该叫了吧?”

“叫什么?”

“自然是叫我好哥哥,若是不叫我就将你留在这。”

傅萦嘟着嘴,“我还偏不。”

“那我可走了啊。”萧错放开手,将一身红衣的人单独放在屋顶,飘身宛若一片轻盈的羽毛,眨眼间就站在了三丈开外的草坪上。

傅萦这才感觉到屋顶上真的有些高。她从前做猫时,其实是很喜欢登高的。尤其是晚上,爬上屋顶看星星月亮,想一些从前的旧事,感受着因为动物的脑容量有限而渐渐忘却一些珍贵的记忆,忘掉许多不想遗忘却又如何也抓不住的人,直到他健忘的日子恍惚。

好像做了动物,活下去唯一的乐趣和目的就是吃。

那时候她做猫做的那么成功,依旧是登高却下不去的。

如今这情况和当时有什么区别?

好在她是人,有手有脚。而且萧错又没走远。

傅萦干脆在屋顶坐下晒太阳了。

得意洋洋等着傅萦来叫好哥哥的萧错负手而立,欣赏着屋顶上的人,心里就是一阵好笑。

那傻丫头竟然在屋顶上晒着太阳昏昏欲睡。他若是这会子走开了呢?她会不会睡着了就忘了自己是在屋顶,不留神滚下来?

越想越可怕,还没等傅萦做什么萧错就已经飞身窜回屋顶,在傅萦身畔坐下,大手顺着她的长发,“别在这里睡,仔细晾着了,感冒了风寒要吃苦药,可不是好玩的。“

一句话戳中了傅萦,她爱吃的东西不少,中药可不在其中。

傅萦翻身坐起,目光莹然波光潋滟的望着萧错,嘴角翘着也不说话,只这么看着人,就已叫人心软了。

萧错叹息一声,“小笨蛋,可不行这样看人的。”

“你生的俊,多看几眼怎么了?再说我是在看我自己的男人,又没看别人。”

一句话说的萧错内心里热浪翻腾,恨不能光天化日压着她在屋顶体验一番。

奈何他们还做不到那样开放。

萧错摇着头抱起她颠了颠,“罢了,我可是输给你了。你还记不记得那次在东盛长公主府的后山,我带着你走索桥?”

“别提了,那时都以为出不去的,想不到你轻身功夫居然那样的好,要不你教教我,我也想学。”

“好啊,我先带着你体验体验。不过本门的轻功却有个规矩。”

“什么规矩?”傅萦笑吟吟的望着萧错,像个求知的孩子。

萧错哈哈笑道:“本门不收笨蛋!”话音方落,人已经带着傅萦掠了出去。如同过山车一样的感觉,晃悠的傅萦眼晕,禁不住在他怀里闭着眼。

“你做什么,阿错!”

“放心,不会将你摔下去的,你睁开眼看看。”萧错将她抱在身前,在王府偌大的后花园中飞奔掠跃、闪转腾挪。

傅萦起初还不敢看,可是在萧错怀中体验着飞掠的感觉,以另外一个视角去观察一些人和事,这样又太有诱惑了。

傅萦禁不住睁开眼。一看之下,更加觉的新奇。

月亮门前,吴嬷嬷和珍玉、阿圆等仆从都望着抱着王妃玩的不亦乐乎的王爷,几人心中都是感慨颇多。

阿圆想不到,王爷苦练的功夫,有朝一日竟然是要来伺候王妃看风景的。

这难道也叫英雄有用武之地?

%

“那药我找人瞧过了,里头好几味珍贵的药材,正合适女子用。”萧错从外头回来,直将傅翎给的陶瓷小盒子递给了傅萦。

傅萦道:“若无碍的话,我待会就用了。”

“确定了,无碍的。想来翎儿如今药材的生意都已经做回大周来了。将来若是再发现这种调养盛药也会送给你的。”

傅萦笑:“难道翎儿自己就不能用了,偏要给我?”

“就凭她敢当着你的面前说你笨,我就觉得她不会害你了。”萧错笑的很认真,话很欠扁:“因为她很诚实,你真的很笨。”

傅萦……

“王爷,二殿下来了。”

傅萦将到了口边的话咽下去,转而问:“二皇子来找你,可是为了朝中之事?”

“我如今连个一官半职都没有,他找我怕只是叙旧吧,又如何能有什么朝中之事?”

萧错吩咐人将二皇子请到外院前厅,自己也站起身:“好生歇着就不要出去了。”

“知道了。正好吴嬷嬷也在催着我将从前描的花样子绣完。”

一旁的吴妈妈闻言暗自扶额。

自从随嫁来到大周,吴妈妈在一旁服侍提醒公主的任务就从未正常的完成过。原本宫里教导出的规规矩矩的公主,在不按照常理出牌的湘亲王身边也被带的不拘小节起来。吃的比平日多了,功课也很少做了,可就这样,王爷还喜欢的不行。

王爷若是知道她逼迫傅萦去绣花,还不将她直接掰断了烧火去?

萧错危险的眼神果然如猎鹰定准猎物一般射了过来。

吴嬷嬷一阵哆嗦,入乡随俗认命的道:“王妃如今手艺已经很好,无须再做了。您若是喜欢,就是不绣花也是好的。”

不绣花还有针线局,可是烹饪一事于夫妻之间的关系促进也很有作用。

趁着萧错快步出去见二皇子。傅萦就被吴妈妈强制性的带着去与人学做菜。

前厅中,二皇子吃了一碗茶,茶水还没等注入第二道,萧错就快步来了。

“小皇叔。”

“什么事儿?你慢慢的与我说。”萧错说话之间一撩衣裳在圈椅落座,姿态潇洒的就仿若战场上翻身上马身染鲜血的将军。

萧羿看的有些痴的眼睛很快就恢复了清明。道:“小皇叔既然这样说,那我便出言不逊了。我觉着你拒绝了庞小姐着实不妥。”

“怎么了?这件事我已经与你父皇说清楚了,怎么今日又旧事重提?”

萧羿无奈的摇摇头道:“你有所不知,这两日京都城里的流言蜚语已经快将你和小婶婶的事说出至少五个版本了。而且每个版本,庞小姐都是苦等的受害者,你却是被狐媚子迷走了心窍的负心汉。我才刚从母后宫里来,听说父皇对此舆论十分恼火。还曾经与母后说,不该当初就那么同意了你与小婶婶之间的婚事,即便同意了,这会子也不该再顺您的意。”

“我当是什么大事,火急火燎的就来了,原来是为了这个。”萧错哈哈大笑,起身踱步,随即拍了下二皇子的肩头,道:“你记着,你小皇叔我,这一生就没有什么大志向,就算当初去南疆心里也是又惧又怕的,这次我是我运气好,才与你一同平了南疆。若是下次运气不好有个万一呢?”

笑意认真的望着萧错,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继续做这个说客。

“若真有个万一,这世界上就有许多好玩有趣的事我不能接触了。更不能带着你小婶婶踏遍江湖。”

“小皇叔的意思是,你往后的日子就是停留在老婆、孩子热炕头上了?”

“不然还当如何?我原本就懒的很,又没有想做什么称霸之事,不过是一个女子,皇兄不会将我如何的。”(未完待续。)

南宁市第九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上海邮电医院
治疗癫痫病福州哪家医院好
泰州癫痫病医院
南阳男科医院排行榜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