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派取钱短篇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5:43:56 来源: 莆田信息港

一个小杂货部的灯还亮着,的门也没有关,在繁华的黑夜中十分的刺眼。烟灰缸里堆满了烟蒂,有的还残留一点微弱的火星 。窗帘并没有拉下。冷清又无情的月光将一个身影投在帘幕上,隐约可见一个萧瑟的身影在夜幕下看着街道上的车流,听着夜市的嘈杂。吸烟传出的微弱声就像临终是的遗言,静静地飘荡在夜空中,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沈慎微是个小本生意经营者,他一直以来都是慎言慎行,可是为了想给老婆买栋大房子,为了把还在农村住着土房子的母亲接到城里来,他答应了一个生意伙伴的邀请,合资做一门大买卖。没想到这个世界并不如他所想的那般美好,合作商并不是个正当的生意人,反而携款逃离了,可那是沈慎微花了大半辈子挣的血汗钱。黑心的人无处不在,一直待在道德圈子里的人反而是与被圈养的猪一样,只有等待被屠宰的命运。沈慎微经历这次失败的投资后,秃掉的头发也没剩几根了,即使成了救命的稻草也是不牢固的,随时都会彻底掉光。  “嗡嗡——嗡嗡——”  “您好,您的账户仅剩五万余额。”电话里传来了如机器人般的公式化的语言。  “咚——”  怎么让自己的老母亲搬进城里呢?怎么买一栋大点儿的房子呢?颤抖的手连手机也拿不稳了。手机自由地落到地上,看着它跌碎,沈慎微觉得这部手机是寻得了解脱。呆呆地看着,似乎想到了什么,他走向了马路中央。他多么希望一束光把他带走这个寒心的世界。沈慎微也想做一部不知道疼痛的手机,不经意就自由地摔落在坚硬的水泥地板上。就在快要到马路中央了,内心的恐惧就像一个黑洞一样,连光线都能吸进去。他好像看到了这个世界在嘲笑他的无能他的懦弱,一张张鬼脸在夜幕下如影片放映一样从眼前一串串地闪过。这时,他想到安稳地睡在摇篮床里的刚刚满月不久的宝宝,正在等待他回家吃晚饭的老婆,老母亲额上的岁月留痕还有早就离去的父亲的遗言——你自己做选择吧,反正我也没时间再看着你了,不过你要想想你的母亲啊。这些念头让沈慎微急急收回脚步后退,这一步仿佛用尽了所以的力气,他乏力得重重地坐在地上,不由得嘲笑自己——为逃避死亡又找了借口。既然,不想放弃,那就重新来过。就这样,沈慎微在这小杂货部里呆完了且艰难的一天。  回到农村的家后,他向家里人说了自己的想法。理由很简单,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站起。沈慎微毕竟是在城市里打拼过的人,从接触到的形形色色的顾客中,从他们的谈吐中学到了许多知识。比如他说的美国的麦克阿瑟又是如何如何才说出“我会回来的”激励语言就是从一个年纪稍大的老者那里听来的。  “你还要去折腾吗?”妻子听到后,不由有些紧张兮兮的。“你——你还是收下心吧,慎微。”  “放心吧,我还有五万元。”沈慎微把这“五万元”咬的很重。自从那次后,他觉得自己看不透生活了、看不透这些在生活下所衍生出来的行业,哪怕这个行业还是自己所熟悉的。虽然,你成了重重的迷雾,但是我想我会把你给撕开的。  “虽然,我知道这点钱还远远不够,但是我会向那些哥们借的。”沈慎微那双厚厚的手稳住妻子脆弱的稍稍有些颤抖的双肩。  母亲也是知道沈慎微的打算,她并没有多说。只是说了一句慎微爸爸留给他的话——你自己做选择,反正我也没时间再看着你了,不过你要想想自己的家庭。得到了家里人的理解,沈慎微终于在黑暗中感到了一丝温暖。毕竟还是管理过很多人的董事长,借钱也开始着手起来。  “堂哥啊,你看你能借些钱给我吗?”  “多少啊?”沈慎微的堂哥有些试探性的问到。  虽然,沈慎微听出了堂哥有些犹豫但是还是说出来数额——五万。  “哪个,慎微啊,近你嫂子呢有些身体不适,需要钱做检查,你看我这个......”  “没事,堂哥。我想别的办法。”沈慎微的心渐渐地沉了下去。  一通又一通电话打出,但是收到的不是身体不适或是电话留言。家里人看着渐渐失望的沈慎微,也开始规劝——既然这样了,那不如用那笔钱做些小生意算了。这样风险也要相对的小些。  沈慎微知道自己不得不再一次向现实妥协。他仿佛听见了命运的嗤笑声,那声音就像凿子一样,不仅刺耳难受,而且让自己伤痕累累。他也好像看到了曾经求过的人像是拜托了厄运一样的松了口气。突然间,这世间的黑和白就像是颠倒了一般,水都在逆流。他决定去城里的银行把那五万块钱取出来,但是他觉得白天人群拥挤,多数人都在觊觎自己的五万元,那一双双眼睛散发着青光,活脱脱的狼群啊。万一,自己被这些野兽盯上了,那家里不就完了。  沈慎微终于在夜里十多点钟时,打着出租车往一个偏远的银行取款机奔去。看着渐渐远离的闹市,沈慎微觉得自己安全多了。出租车里的司机好心的打着招呼问——哥们这是去哪啊?沈慎微把包带拽紧了——到了,我会说的。他觉得这个司机是一个无面男,真心看不出,假意看不出。因此,刚刚脱离的危险又再一次回顾,就如同迷路的孩子回家了,只不过沈慎微并不想要这个孩子。   “停!”沈慎微突然喊道。   司机被吓地猛踩了刹车,司机的头被摔向驾驶盘。沈慎微手忙脚乱地打开了门,钱都没有付就逃离了这个让他觉得危机四伏的狭小空间。一会儿走向左边,一会儿走向右边。他时不时看看左面,时不时看看右面,又时不时看看身后,终于到了取款机这。   按照程序操作完后,沈慎言小心地捧出让他下半生安稳过活的救命物。终于松了口气时,突然,身体觉得好像像是进入了什么东西。眼前一黑,不过在他倒下时,他再一次看到了那个无面男,这个男人突然露出诡异的笑容。   共 213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清楚看早泄因素后,可有效摆脱性功能障碍
黑龙江专治男科医院
云南的治癫痫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