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老大十年为祸保德县

2018-02-08 17:37:13 来源: 莆田信息港

抢劫、故意伤害、敲诈勒索,动辄叫嚣杀死你全家;靠赌博发家,几乎控制了全县的地下赌场公安机关历时7个月、跨越5省区、行程3万余公里,调查取证862人次,收集证据659份

黑老大十年为祸保德县

,最终将这个涉黑组织一打尽历时7个月、跨越5省区、行程3万余公里,调查取证862人次,收集证据659份,省、市、县三级公安联合,终于将在忻州市保德县作恶十年的王奋清涉黑组织一打尽。

破获以王奋清为首的带有黑社会性质组织刑事案件76起,反映黑恶势力非法控制的行政案件13起,28名团伙成员落,缴获大量赃款赃物。

目前,该案已向检察机关以涉黑全案起诉。

忻州首例涉黑组织覆灭。

1月30日,忻州市公安局在保德县召开发布会,通报了保德县公安局关于王奋清带有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的侦破情况。

警方揭开调查序幕2007年5月12日晚10时,保德县建设局家属楼工地还在施工,工人们正在赶工期。

这时,一名中年男子冲进了工地。

二话没说,拿起工地上的一个大铁锤,对着院里的施工设备就是一通乱砸,将搅拌机及其电源开关、卷扬机及其配电箱等全部砸坏。

之后,这名男子又闯入施工房内,捡起一根铁管见东西就砸,砸坏饮水机、电饭锅等灶具,随后扬长而去。

此时,工地上的工人不仅没有上前阻拦,反而四散逃开。

因为这名男子大家都认识,就是让保德人谈之色变的黑老大王奋清。

直到第二天早上7时,保德县建设局副局长李自强才得知这一情况,于是立刻报警。

警方认定,王奋清的行为已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

就在事发两个月前,县建设局下属的城建执法大队刚刚跟王奋清打过交道。

因其盖房时将建筑设备堆放在门前街道上,挤占了5米多宽的马路,致使行人车辆无法正常通过,城建大队发现后便派人将他家的搅拌机往后挪了几米。

李自强觉得,这两件事有一定关联。

2007年5月21日,保德县公安局在获取一定证据后果断决定,将王奋清抓获归案。

5月30日,报经保德县检察院批准逮捕。

6月4日,5·12专案组成立,揭开了深挖王奋清带有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序幕。

一个盘踞保德十年时间的涉黑组织,慢慢浮出水面。

打、砸、抢立威谈及王奋清,不少保德人都会摇着头说,这个人太坏了。

1996年之前的王奋清,履历非常简单。

王奋清,男,保德县韩家川人,曾因犯流氓罪于1990年被保德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8年,1996年刑满释放。

但这之后的十年,王奋清的经历却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1997年,他开始纠集妻弟韩霞飞、韩旭飞及弟弟王奋才聚众赌博,放款渔利,非法敛财。

随后,王奋清又逐步扩大势力,罗了冀世飞、葛小林等社会闲散人员充当帮凶。

一个以他为首、以家族成员为骨干、以开设赌场、收取保护费为主要经济来源的黑恶势力组织,逐渐发展壮大起来。

鼎盛时团伙成员达42人。

与其他涉黑组织一样,王奋清的发迹同样充斥着打、砸、抢等暴力手段。

为树立自己的威信,王奋清及其团伙成员公然抢劫、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敲诈勒索、毁坏公私财物,稍有不从便一顿毒打,动辄叫嚣杀死你全家,一度发展至想打谁就打谁,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地步。

保德人对王奋清这个黑恶老大深恶痛绝,却又敢怒不敢言,几乎达到谈王色变的地步。

就是这样的惧怕,导致很多受害人不敢报案。

据办案民警介绍,目前查实的案件,远不及王奋清恶行的三分之一。

很多案件警方已经掌握了基本情况,却由于证人不愿作证、不愿和警方接触,甚至很多证人到现在依然没有找到,致使案件侦破陷入被动。

黑老大以赌发家办案民警告诉,王奋清是靠赌博发家的,几乎控制了保德县所有的地下赌场。

马家滩、林家沟、张家圪坨……在保德县内多个村镇,王奋清都曾组织过赌博,大多租用农家房间或院落。

参赌人员少则二三十人,多则上百人。

有时还有外省、外县人参加。

每次组织赌博,王奋清都有一伙帮手为其效劳由其安排分工,甚至有人开车接送赌徒。

凡坐出租车去参赌的,王奋清不问路程远近均付给司机100元车费。

在赌场上一次输10万、20万甚为平常,有的竟一次输掉70万。

据一位曾参赌的村民所见,王奋清开一次赌场,打贯(给组织人抽取红利)每天不下3万元。

一个曾被王奋清雇用过的人证实,2004年至2005年两年中,仅仅打贯获利一项至少也有500万元。

目前,警方已查清的非法收入便高达250万余元。

十年间作恶多端1998年秋,王奋清在高家井沟村外组织的赌场上,张某向王奋清借款两万元,当场投注却输得精光。

随后,张将自己的8间平房卖了,凑足3万元准备还钱时,却遭到了拒绝。

原来,王奋清已经瞅准了张某在桥头镇一栋临街的三层小楼,向张某直接提出要以此楼抵顶。

张某拒绝之后,王奋清竟叫人写好买卖房契约,自己在契约上签上名字,并强行抓住张某的手压上手印。

随后用不拿出房产证就杀死全家威胁,强行索去房产证。

接着,王奋清带人强行闯入张的住宅。

先将张某5岁的小孩双手抓起摔出门外,又强行将房内的沙发、双人床、电视机、洗衣机等生活用品全部扔到楼下,将这座小三楼占为己有。

1月30日下午5时,在保德县桥头镇见到张某时,这位年近五旬的汉子几次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十年来,张某与一家五口一直借住在老父亲家里,儿子不幸出了车祸,由于缺钱治疗,如今已成了植物人。

2006年初春,王奋清在自建楼宅中,自认为混凝土质量差,无根据地认为是使用的水泥质量有问题,便多次到保德县福利水泥厂要求赔偿。

董事长袁某查遍工厂的销售记录,却没有发现王奋清购买水泥的记录。

但王却狡辩称曾向别人购买过,坚持就是该厂生产的。

慑于王奋清的淫威,袁某为摆脱他的纠缠,被迫答应出钱买个太平。

但王奋清狮子大张口,开口便要35万。

当袁某提出能不能少点时,王奋清竟说看来是我要的少了,最少40万,必须马上就给。

最终,袁某分3次付给王奋清40万元后,此事方才作罢。

这只是王奋清在保德十年恶行的一部分。

目前,此案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本报 靳子荣 杨晶

随州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北京胸部下垂怎么办
安阳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最好
癫痫发作的原因
四川婴儿癫痫病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